联系电话:086-0755-82815425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兔子养殖 > 正文
养殖技术开户
顾秀林:无法监管,危害太大——停止转基因合法化
日期:2019-06-10浏览:次

顾秀林:无法监管,危害太大——停止转基因合法化

图片来自网络  转基因育种技术的商业化应用始于美国的抗除草剂转基因大豆,于1996年开始生产。 然而,转基因技术与食品大量应用22年,不但没有平息公众对转基因的质疑和反对,反而导致了日益高涨的抵制情绪。

在科学界,长期激烈的争论不仅没有使不同观点趋向一致,反而形成更深刻的分歧。 我国官方把这个极其反常的现象解释为公众不懂科学,并以主流不疑去维护对转基因技术的虚假的信任。 我国决策者对反常的形势没有警觉,反而以更大的力度、更快的速度推进中国全部主粮作物的转基因化、合法化、产业化进程。   世界上的转基因热已退潮了。 自从2013年以来,转基因在全球的种植面积没有扩大,种植转基因的国家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 2016年俄罗斯、德国经由法律程序,正式且永久停止了转基因育种技术的商业化应用。

欧洲大部分国家都对美国的21世纪全球生物技术战略采取阳奉阴违的对策。

美国也在2016年通过了强制标识第一代转基因产品的法律。 可以说,美欧国家对这项高新技术已经或者完全否定,或者部分否定了。 它们为什么这样做因为转基因技术无利。 在无利的背后,还有一个转基因技术有害。   欧洲国家的农业技术走向是:禁用转基因,减少化学投入,回归化学农业之前的传统技术。

法国和德国等国家农药除草剂的应用已经减少了近一半。

  在这个大趋势中,我国竟然逆水行舟走上了合法化转基因的道路。

2016年7月十三五科技社会发展规划规定,转基因玉米、转基因大豆、转基因水稻都要在十三五期内产业化;换句话说,中国走完了【纤维-饲料-主粮】三部曲的前两步,第三步主粮转基因,已经全面展开。   这是一条有终点的单行线。

一旦走上去,极有可能没有回头路可走,甚至也许连掉头的路口都没有。 在这里,有着连美欧高科技国家都不敢冒的重大风险(问题其实比风险更严重百倍),这是关系到粮食安全、农业安全、国家安全的重大决策,在我国被做成了一锤子买卖。 从长期的和政府规划的安排来看,我国政府连个风险备案都没有,连后路都没有给自己留一条!  把外国的专利技术放进中国人民的主粮农作物中,是涉及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的大事,不可以降级当作技术问题对待。

把中国的农业整体或部分转基因化,不仅于理无据,更是无法可依。 中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法规,允许任何人把任何一种外源基因塞入中国人民主粮农作物的DNA中,不论这个外源基因是否获得了任何国家的专利保护;中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法规,允许任何一个人对中国人民的任何一种食物农作物(不论是植物、动物还是微生物)做任何一种基因改造,包括所谓的加法减法、基因编辑法或者基因驱动。

现有的一切相关法律法规,都只是规范技术和操作的法规,只涉及开发、推广、监管如何做,没有一部授权可以做的法律法规。

  因此把转基因技术路线作为中国农业发展的方向,是完全不合法的!  同时现在已经很清楚,单从技术角度讲,这也是一个错误的决策。

转基因技术路线的科学依据,是基因决定论。

而基因决定论是一个错误的假说,它不符合生命运动的本质:基因决定论用静态方法看待动态问题,把立体结构当作平面结构,把生命体与内外环境普遍的联系,割裂成单个基因的给定功能,用人为的、粗暴的工程技术去干涉和扭转生命的演化进程这是一个穿越了人间现有的一切法律的错误,以至于反对这个错误的人们,竟然找不到可依从的法规。

由于科学假设谬误导致的技术失败,被公然谎释为技术还不成熟。 科技界这样做,彻底违背了科技工作人员必须遵守的起码的伦理底线,违背了科学必须老老实实的基本道德。   即使中国农业已经被推上了转基因路线,不管在这条路线上走了多远,我们也必须立即停下,立即拉闸。


相关文章: